知秋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南懷瑾的濟世佛道 > 第26章 “一切都是佛”的思想(3)

第26章 “一切都是佛”的思想(3)

小說: 南懷瑾的濟世佛道      作者:華業

慧忠國師:“請問山人,你所住的太白山是雄山呢?還是雌山?”

太白山人瞠目結舌,不知所對。

慧忠國師又指了指地,問道:“請問這是什么地方?”

山人這次學乖了,含糊道:“這要算一算才可知道。”

慧忠國師在地上寫了個“一”字,問道:“這是什么字?”

山人馬上答道:“一,這誰不認識!”

慧忠國師不以為然地糾正道:“錯了!土上加一,應該是‘王’字,怎么會是一字呢?”

慧忠國師接著問道:“我再請問你,三七等于多少?”

山人:“三七是二十一,這誰不知道?”

慧忠國師:“我說了是乘法嗎?三和七加起來是十,怎么一定是二十一呢?”

太白山人漲紅了臉,灰溜溜地告辭了。

代宗皇帝又佩服又高興地說道:“我的皇位不是寶貝,國師,你才是真正的寶貝呀!”

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現在每天在電視上自吹自擂自譽為某某專家、某某教授之人,有真才實學的有幾個?而真正的高人,只死都認為自己不過是凡塵中的一粒罷了。

峨山禪師是白陷禪師晚年的得意門生,他領悟不僅禪理非常深刻,而且回答別人的問題時能夠隨機應變,很像白隱禪師當年的風格。

隨著歲月的流逝,峨山禪師也老了。但是他琮是經常親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有一天他在庭院里整理自己的被單,累得氣喘吁吁,一個信徒偶然看到了,就奇怪地問:“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峨山禪師嗎?您德高望重,有那么多的弟子,難道這些雜事還要您親自動手嗎?”

峨山禪師微笑著反問道:“我年紀大了,老年人不做雜事,還能做什么呢?”

信徒說道:“老年人可以修行、打坐呀!那樣可要輕松多了。”

峨山禪師露出不滿的神色,反問道:“你以為僅僅只是念經、打坐才叫修行嗎?那佛陀為弟子穿針,為弟子煎藥,又算什么呢?做雜事也是修行啊!”

信徒因而了解到生活中處處有禪,而真正的禪師不是每天都在嘴上掛著禪的。就向南懷瑾先生自謙凡人,不允許別人稱他為“大師”,而喜歡眾人都叫他南老師一樣。

8.天堂佛土一念間

西方人講的天堂,其中布置都是西方式的,而且你注意,都是歐洲式的,那個神啊,空中的天使,也是歐洲式的;印度人講的是印度式的,中國人講的,穿的衣服是中國式的。究竟天堂或者佛土是什么形狀呢?那就是說,隨便你愛畫成什么形狀就什么形狀,反正大家都沒有去過。

南懷瑾先生在此講的意思是:中國有中國的佛教,外國有外國的佛教;你有你的佛教,我有我的佛教。每個社會的形態是不一樣的,每一個人的思維也是不一樣的,天堂、地獄是否存在?是的。不過,也只是存在于你的恩準當中,即一念意。

地方長官去拜訪白隱禪師,問道:“佛門常說的地獄與天堂世界是真實的嗎?”

禪師肯定地說:“是的。”

長官:“那么,請帶我去參觀一下。”

白隱禪師:“你這個可惡的家伙!長得難看,教養不佳,心術不正,真不知道你的爹娘是怎么生養你的?”

面對禪師滔滔不絕、越來越難聽的辱罵,長官開始目瞪口呆,最后忍無可忍,勃然大怒。

長官隨手拿起一根木棍,一邊回罵禪師,一面用木棍往禪師身上打。

白隱禪師跑到大殿木柱后,對著面露兇相、緊迫不舍的長官說:“你不是要我帶你參觀地獄嗎?你看!這就是地獄。”

氣急敗壞的長官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急忙跪下道歉,請禪師原諒他的魯莽。

白隱禪師笑著說:“你看,這就是天堂!”

地獄和天堂都只是人心理的一種感覺,你就可以活在天堂,也可以活在地獄,都只在人的一念之間。而且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不可模仿的。

挑水云水僧,是一位有名的禪師,曾在好幾個叢林禪院住過,可以說飽參飽學,并在各地教過禪人。

他所主持的這一個禪院,因此吸引了眾多的僧信學徒,但這些學生往往不能忍苦耐勞,半途而廢,這使他不得不對他們表示,他將辭去教席,并勸他們解散,各奔前程。此后,誰也沒有發現挑水禪師的行蹤。

3年后,他的一位門徒發現他在京都的一座橋下與一些乞丐生活在一起,這位門徒立即懇求挑水禪師給他開示。

挑水禪師不客氣地告訴他:“你沒有資格接受我的指導。”

門徒問道:“要怎樣我才能有資格呢?”

挑水禪師道:“如果你能像我一樣在橋下過上三五天的時間,我也許可以教你。”

于是,這位門徒弟子扮成乞丐模樣,與挑水禪師共度了一天乞丐的生活。第二天,乞丐群中死了一人,挑水禪師于午夜時分同這位門徒將尸體搬至山邊埋了,事完之后,仍然回到橋下他們的寄身之處。

挑水禪師倒身便睡,一直睡到天亮,但這位門徒卻始終未能入眠。天明之后,挑水禪師對門徒說道:“今天不必出去乞食了,我們那位死了的同伙還剩一些食物在那兒。”然而這位門徒看到那骯臟的碗盤,卻是一口也吞咽不下去。

挑水禪師不客氣地說道:“我曾說你無法跟我學習,這里的天堂,你無法享受,你還是回到你的人間吧!請不要把我的住處告訴別人,因為天堂凈土的人,不望有別人的打擾!”

門徒哭著跪下來,訴說道:“老師!你珍重吧!弟子確實沒有資格跟你學習,因為你的天堂,弟子無法領會!”

這個弟子也許在常人看來太不能吃苦耐勞了。但也說明了,人人有自禪,如果都要像挑水禪師一樣,那有潔癖的人豈不是連禪都不敢修了,所以這個弟子應該去尋找屬于自己的禪,就像人人都應該尋找屬于自己的路一樣。

9.眾生都能成佛

這個世界上的一切眾生,不僅是凡人,凡有生命有靈知的生物,都能夠成佛。一切眾生都是平等的。

南懷瑾先生在此,闡述了佛法的“眾生皆是佛”性,而且他認為既然眾生皆佛,那么有時人的本性就不應該受到改造而泯滅。

法眼文益禪師上堂說法,給大家講了一個故事:從前有一個老頭子和一個孩子生活在一起,但是作為這個孩子的監護人,老頭子從來不教孩子禮儀和做人的道理,只是讓他自然成長。

有一天,一個四處云游的僧人,在老頭子家里借宿,見孩子什么也不懂,于是教了他許多禮儀。

這個孩子很聰明,很快就學會了。晚上,孩子見老者從外面回來。于是恭敬地走上前去問安。老者十分驚訝,盤問孩子道:“是誰教你的這些?”

孩子如實回答道:“今天來的那個和尚教我的。”

老者馬上找到那個和尚,責備道:“和尚你四處云游,修的是什么心性啊;這孩子被我撿來養了二三年,幸好保持了他一片天然可愛的本心,誰知道這下子一下就被你破壞了!拿起你的行李快出去吧,我家不歡迎你!”

當時已經是傍晚了,又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但是生氣的老者硬是把和尚趕走了。

文益禪師說完后,許多僧人都恍然大悟,但仍有人不明白,于是,學僧問法眼文益禪師:“什么是各位佛祖的佛法?”

法眼文益禪師:“你自己也有。”

學僧問:“如何是佛?”

法眼文益禪師:“你還問誰呢?”

學僧問:“什么是佛祖成佛的秘密訣竅?”

法眼文益禪師:“全在自己領會。”

學僧問:“如何是佛?”

法眼文益禪師:“張三李四。”

文益禪師側重于佛性的原本自足,他的禪悟觀的意思是說佛性本來現成,只需頓悟而不可思量計較。

佛就是眾生,眾生就是佛。佛要眾生做,眾生本是佛。每個人都是天真佛,對這天真之性,就不可刻意“裝點”。行腳僧的愚蠢,就在于他違背了本來現成的原則。而非要打磨、破壞璞玉本身的天然渾成。

澄一大師在臨終前有一個不小的遺憾——他多年的得力助手緣慧,居然在半年多的時間里沒能給他尋找到一個最優秀的閉門弟子。

事情是這樣的:澄一大師在風燭殘年之際,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就想考驗和點化一下他那位平時看來很不錯的助手緣慧。他把緣慧叫到床前說:“我的蠟燭所剩不多了,得找另一根蠟燭接著點下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緣慧趕快說,“您的思想光輝是得很好地傳承下去……”

“可是,”澄一大師慢悠悠地說,“我需要一位最優秀的承傳者,他不但要有相當的智慧,還必須有充分的信心和非凡的勇氣……直到現在,這樣的人選我還未見到,你幫我尋找和發掘一位好嗎?”

“好的,好的。”緣慧很溫順、很尊重地說,“我一定竭盡全力地去尋找,以不辜負您的栽培和信任。”

澄一大師笑了笑,沒再說什么。

忠誠而勤奮的助手緣慧不辭辛勞地通過各種渠道開始四處尋找了。可他領來一位又一位,總被澄一大師一一婉言謝絕了。有一次,當緣慧再次無功而返地回到澄一大師的病床前時,病人膏肓的澄一大師硬撐著坐起來,撫著這位助手的肩膀說:“真是辛苦你了,不過,你找來的那些人,其實還不如你……”

“我一定加倍努力,”緣慧言辭懇切地說,“找遍城鄉各地,找遍五湖四海我也要把最優秀的人選挖掘出來,舉薦給您。”

澄一大師笑笑,不再說話。

半年之后,澄一大師眼看就要告別人世,最優秀的人選還是沒有眉目。緣慧非常慚愧,淚流滿面地坐在病床邊,語氣沉重地說:“我真對不起您,令您失望了!”

“失望的是我,對不起的卻是你自己。”澄一大師說到這里,很失望地閉上眼睛,停頓了許久,才又不無哀怨地說,“本來,最優秀的就是你自己,只是你不敢相信自己,才把自己給忽略、給耽誤了……其實,每個人都是最優秀的,差別就在于如何認識自己、如何發掘和重用自己……”話沒說完,澄一大師就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緣慧非常后悔,在嘆息中度過了整個后半生。

保持自性,你就是佛。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緣慧妄學佛法幾十年,到頭來還是要師父用生死點撥啊!南懷瑾先生講到此,更點明了佛說的,一切生靈都是佛,而不僅僅是人。趙州禪師對此領悟頗深。

一位學生問趙州禪師:“什么是祖師西來所傳遞的心法?”

趙州說:“庭前柏樹子。”

于是又有一位學生就去問他:“柏樹子還有佛性也無?”

趙州肯定地回答道:“有。”

學生很機警地反問:“柏樹子幾時能成佛?”

趙州說:“待虛空落地時成佛。”

柏樹子就等于肯定自己,這個問題不必再追問,追問下去只是徒增分辨,造成疏離而不契道罷了。但是學生愚癡,又問道:“虛空幾時落地呢?”

趙州說:“待柏樹子成佛時。”

禪家認為,塵世間的種種現象,被視為一種神性而予以肯定,它雖然是無情的物,但是無情卻能對有情的眾生說法,相對的互相肯定彼此的存在。在禪者的眼光中,一株草,一棵樹,都有佛性。

從上面幾個故事看來,我們現實生活中的愚癡之人只多不少。曾看過某著名少兒節目主持人的一期節目。她在黑板上畫了個圓圈,然后問下面坐著的可愛的小朋友這是什么?孩子們的思維天馬行空,有的說是西瓜,有的說是太陽,有的說是自己家里的杯子蓋。而我們這位所謂的“兒童大師”一味搖頭:“回答的不對,回答的不好!”然后,她公布了一個讓人啞然失笑的答案:“這是一個圓圈!”多么可悲,正如漫畫中畫的,所以學生講學校前是各種形狀的,而出學校時,都變得跟老師一個形狀了。

誠然,我們不可能讓孩子象那個老者要求的那樣,棄絕教化。但是,對于那些違背本性、扭曲人性的教育難道不應該摒棄嗎?我們本性中的寶藏,是應該時刻珍惜,好好保護了。

喜歡《南懷瑾的濟世佛道》嗎?喜歡華業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醉梦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