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說網 > 職場勵志 > 你可以做得更好 > 第33章 參透憂患哲學(4)

第33章 參透憂患哲學(4)

小說: 你可以做得更好      作者:李克石

你看,真正在事業上做出大成就的成功人士,哪個不是在扎扎實實的低調做人? 比爾·蓋茨除了獻身慈善事業,從來不去張揚或暴曬自己的財富;沃倫·巴菲特是典型的“寂寞高手”,我最近讀郎咸平先生寫的一篇文章,題目就叫《巴菲特耐得住寂寞》;你再看宗慶后,再看劉永好,再看張藝謀……都從來不是善于炒作、善于炫耀的那種人。張藝謀每到一處,都是極力回避媒體,盡量用更多的時間、更大的精力去謀劃事業。而且已經名揚海內外的張藝謀,在生活上從不講排場,吃穿住行都力求簡單,據與他一起拍過片子的朋友講,在拍片現場,他常常是與演職人員一起吃盒飯,睡帳篷。我最近讀了美國學者喬治·吉爾德(George Gilder)寫的《重獲企業精神》一書,作者在這本書的第一章里寫道:“美國主要的企業家,除了一些不太典型的除外,非但不貪婪,反而遵守紀律,克己自治,工作努力而又生活節儉,遠遠超過了學界人士、華盛頓思想庫或主教教徒。……他們的成功是源于他們的成就與表現”。

這“表現”更主要的是他們任何時候都知道怎樣做人。

低調做人不僅體現在這些具體的生活細節上,同時更表現為一種嚴謹平常的生活態度。

寧高寧先生在華潤集團任總經理時,經常以一個普通消費者的身份去設在深圳的一家華潤創業下屬的超市購物。因為沒有一個員工認識他這個華潤的“大老板”,所以購物時也有過令他不如意的事情。但寧高寧先生想,既然以普通消費者的身份出現,那么就不能搞“特殊化”,不能在員工面前亮出真實身份,尤其是他覺得這樣倒能真實地感受基層企業,對華潤服務理念具體的的貫徹程度。一次,他在這家超市想買榴蓮,當班的員工說今天的榴蓮不熟,挑不到好的了,并且說要想切開榴蓮就要先去收銀臺交款。其實寧高寧先生明白,這個員工之所以提出這些“麻煩的條件”,就是當時已經很晚了,他怕麻煩,就是不想賣出這些榴蓮了。當然賣不賣這些榴蓮,都不影響他今天或者這個月的收入。但是寧高寧那天堅持要買,后來那個員工甚至認為他是個不講道理的顧客,還找了領班……最后終于把榴蓮買成了,也是質地很好的榴蓮,絕不像那位員工托辭的那樣“不熟”或沒有挑到好的。

這種事情,要是換上另一個人,很可能這名員工當場就被攆走,說得通俗一些,這不就叫撞在槍口上了嗎?但寧高寧沒有那樣做,整個過程,他始終沒有以任何方式示意真實的自己。事情過后,他只是認真地思考關于公司理念的灌輸問題。但我們從中卻讀出了另一層含義:什么叫低調做人?寧高寧先生在這件小事上顯示出來的行事作風與態度,就是低調做人的范本。任何情況下,都不要無端地張揚,無端地炫耀自己的一切!

掌握好為人處世的“度”

現代人似乎很少談“度”。

有些人之所以在人生的某個環節上迷失自我,走向墮落。說到根本處,就是沒有把握好“度”,將人生的約束、制量真的被置之“度”外了。

度是什么? 度就是恰到好處。追求自由灑脫,追求自我意識,追求快意瀟灑,追求心靈輕松,這都沒有錯誤。現實人生,生存競爭,煩惱已經很多,干嘛不很好地進行身心的自我調整呢?但調整也好,舒適也好,享受也罷,必須做到恰到好處,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度”

大家知道意大利的比薩斜塔吧? 無可否認,這個人類建筑史上的奇跡,是當年建筑工作疏忽的產物。但800多年過去了,這個遺憾的人造景觀,卻“歪打正著”,一直沒有夷為廢墟。究其奧妙,就是當地管理部門對其管理上的“度”掌握得非常好。比方在處理游人的參觀頻率上的把握,每次上塔人數的掌控,就處理得非常精當。現在你到比薩塔參觀游玩,你會發現,游人登塔是實行分組和按時段進行的,門票上標明持票的游人屬于哪個組,具體登塔時間是何時。到時提前在一個專門的地方集合,將所有的手提物品寄存到指定地點,然后由專人帶隊,引導到斜塔的入口處。每批登塔的人數只限定在15人,而且在塔上的停留時間不能超過30分鐘。由于人在塔頂上感覺到明顯傾斜,因此,在售票處叫確標明:患有恐高癥者慎重選擇。

負責比薩斜塔維修設計的專家說,只要按著這樣的“精細”管理,比薩斜塔盡管斜度在不斷增大,但只要不出現不可抗拒的自然因素,300年內不會倒塌。

這就是度的“功效”,每增加一個人的重量,就可能導致古塔的傾斜幅度。真是1%的疏忽可能導致100%的失敗。

度是一種自覺的限制,是堆心無框范者的理性超越。有了這個度,所作所為,心中自有尺寸;所思所想,不會邪妄滋慢;所觀所識,不能鬼迷心竅。有了這個度,還能不斷對生存的向路進行修正,既不能妄自嗟嘆,舉步不前;也不能得意忘形,離經叛道。

度,既表現為冷靜,也表現為智慧,還表現為一種規則意識。規則除了指做事行事的章法而外,主要就是行為的限度。所謂“無規則不成方圓”,變現為人的主觀認同,就是一種心理的自我限度。

度,作為對規則的遵守就是不因禍福而大悲大喜;不因榮辱而或躁或沉;亦不因貴踐而時卑時亢。保持一種生命的常態。

你像我們在前面提到的希望集團的“老總”劉永好先生并沒有因為自己是億萬富翁就揮霍無度,他說他每天用于自己的開銷只在100元以內。

這就是“度”,如果說是規則,這是一種人性規則。

因為全球經濟危機,市場購買力下滑,這樣,世界奢侈品市場再次把目光對準了中國。據說,在中國,大約有5000萬人是奢侈品的狂熱追隨者,這些人樂于用世界名牌炫耀身份地位。他們非常喜歡那些把標志放在顯著位置的產品,以表示“看,我是有錢人!”然后幾乎花所有的時間去買名牌。國外奢侈品公司正在積極運作應對中國購物者新一輪的“消費浪潮”……

全球奢侈品消費大國,這聽起來似乎有些揚眉吐氣。但細一想,這既不能說明我們這個國家的民眾整體上已相當富有,也代表不下了民族氣質的精華。不可否認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確實造就了一批富人。但你要知道,購買奢侈品的也包括那些并不是富人的人。這也是仿冒名牌大行其道的原因,牌子的易被觀看性是一項重要標準。富人的心態是為炫耀消費而非為享受消費,中低收入者也不甘落后,為擁有一兩件奢侈品而無比自豪。炫耀似乎是個人的事,但一個社會如果熱衷以奢侈品為自己加冕品位和身份,一再以外在的表相證明自己時,顯示出的實際是社會成員內心的空虛和不自信。消費上的用度所體現的規則意識。實際也無形中規定著一個人的品德和修養。余秋雨先生過去曾寫一篇叫《抱愧山西》的文章,以凝煉的筆觸和思想鋒芒,審視了晉商從昌盛走向衰敗的原因,而這個原因我們認為就是失之于對“度”的掌握。余秋雨先生指出:“是時代,是歷史,是環境,使這些商業實務上的成功者沒能成為歷史意志的覺悟者。一群缺少皈依的強人,一撥精神貧乏的富豪,一批在根本性的大問題上不大能掌握得住自己的掌柜。他們的出發地和終結點都在農村,他們能在前后左右找到的參照物只有舊式家庭的深宅大院……于是他們的商業人格不能不自相矛盾乃至自相分裂,有時還會逐步走到自身優勢的反面,做出與創業時判若兩人的作為。在我看來,這一切,正是山西商人在風光百年后終于困頓、迷亂、內耗、敗落的內在原因。”(見余秋雨《山居筆記》165頁,文匯出版社1998年9月版)

這種“困頓、迷亂、內耗,敗落”,說穿了,不就是沒有把握住成功后的“度”嗎?

度的力量也就在于此,取舍有度,可常盛不衰;荒淫無度,很快就會走向敗落。近年來紛紛落馬的貪官,如果在人生的每個環節,每個特殊的場景下,都能以度“度”心,以心置度,也許就不會下了官車上囚車,離了官場進刑場。從這個層面上說,度,與生命息息相關。

前些年的大學哲學課,學的都是“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在講到“辯證唯物主義”的規律時,有一條是質量互變規律,這個規律的一個重要界定就是質與量的統一,就是度。我們認為,這個“度”其內涵太狹窄了。其實,度,除了限度、幅度、范圍而外,還表現為戒律和規則。因此,它不單單是外在的尺度,更是心靈的約束。

而心靈的約束,則是度的最本質的東西。“度”在中國古代除了度量、標準、制度的含義而外,最主要的就是指一種常態。《史記》中寫荊軻刺秦王一節,后被張藝謀導成大片《英雄》。《史記》中寫到這一段時有這樣一個細節:“荊軻逐(就是追)秦王,泰王環柱而走(就是繞著粱柱逃跑)。群臣皆愕,卒起不意。盡失其度。”只用十二個宇,把在場的大臣驚慌失措,狼狽不堪的樣子寫得惟妙惟肖。這里的“度”,你可以想到很多,想到大臣們平時的冠冕堂皇,想到他們的道貌岸然,想到他們正襟危坐、裝腔作勢,想到他們的嚴肅,他們的矜持,他們的禮教……而素劍長刀,面對英雄拔劍而起,血腥即將臨頭的關鍵時刻,他們便為茍全性命而恐慌不已;平時的矜持、作派、常態、體面、形象一掃而光,盡顯心靈的脆弱,靈魂的單薄。度,觀照了生命的質量。

當你掌握了“度”的學問,你同時也就找到了智者最奇妙的生存與成功法則。

靜心做好份內的事

先看一個案例——

北京衛戎區某警衛師,其任務是負責為中央首長站崗執勤,多年的職業“習慣”,養成了他們無論在什么特殊的情況下,都能夠靜心做好份內的工作。你看,每一次執勤,干部戰士都雷打不動地堅持上崗前必須做好的“四件事”:洗手套、熨衣服、擦皮鞋、整軍容。官兵自覺從嚴養成,三人成行、兩人成列,走直線、拐直角,時刻保持嚴整的軍容、良好的軍姿。

一天下午,有個叫佟葉紅戰士正在崗亭內執勤,忽然,一陣狂風襲來,小崗亭竟然被連根拔起,翻倒在地。小佟的胳膊和腿被摔破、背部被玻璃扎傷,鮮血汩汩往外流。傳達室的王師傅見此情景,趕快跑過來幫看小佟爬出崗亭。“你的傷勢很重,我送你去醫務室包扎一下。”“不行,”小佟的回答斬釘截鐵,“我正在執勤,不能離開哨位,麻煩您給連隊打個電話吧?”5分鐘后,換哨的戰士趕來時,小佟依然一動不動筆直站在哪里,鮮血染紅了衣服,滴在地面上……

為了時刻維護這支特殊部隊的形象,他們在執勤中堅持“三個控制”:控制語言,講普通話、講文明話、以理服人;控制感情,忍字當先、文明接待、得理讓人;控制行為,遇事冷靜、不急不躁、沒有糾紛。去年除夕,國防部舉辦各國駐華武官招待會,戰士付志勇、張曙光擔任禮兵哨。凜冽的寒風一陣陣吹過,他們依然精神抖擻、紋絲不動,平心靜氣,把自己的工作“ 演繹”成感人的故事。與身邊裹緊大衣匆匆而過的行人形成鮮明的對比。

四個多小時的招待會結束了。“敬禮!”隨著一聲響亮的口令,兩名戰士同時提槍、端槍。各國武官在標準的中國軍人持槍禮中相繼退場。這一切,被最后一個走出門的某國武官盡收眼底。他摘下軍帽,筆挺地站在戰士們面前,鞠躬致敬:“我一直在悄悄地觀察,你們行持槍禮整整3 5分鐘,動作規范、有力。我到過許多國家,你們是我見到的最好的哨兵!”

想想,他們是怎樣成為了外國武官眼中,“世界上最好的哨兵”?就是他們無論在什么復雜的環境下,都能夠聚精會神,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做實,做得最優秀。

耐得住寂寞,就是要求我們無論何時何地,處境如何,都要善始善終進入角色,扎實于本職工作,不為誘惑所動,不為紛擾而亂,不為雜沓而心無定律,做到世事蒼茫心事定,胸中海岳夢中尋;而工作永遠是第一位的。這樣,你不僅能耐得住寂寞,而且還能于寂寞中找到生命的蔚籍及人生價值得以實現的最好的通途。

喜歡《你可以做得更好》嗎?喜歡李克石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醉梦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