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說晉天下2 > 第43章 后亂世時代 (1)

第43章 后亂世時代 (1)

小說: 說晉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這一段時期的天氣,似乎特別宜于混亂。現在中國大地上出現的三個政權,互相打得不亦樂乎,而政權內部也是時時迸出動亂的火花,弄得好戲連臺。

在晉國這邊在繼續發揚傳統的亂子時,漢國的劉聰又制造了一件血案。

這哥們雖然做足了推辭秀,才當上皇帝,可穿上龍袍后,那個“立長立謫”的傳統思想又老是作怪,覺得自己是庶出的,實在沒有資格當這個皇帝,因此就懷疑他那個哥哥劉恭要對他不利,要搶班奪權。可這個疑懷了很長時間,卻又找不到劉恭想搶班奪權的證據,無法公開透明地把他搞下去。他跟所有疑心重的人一樣,一旦懷疑之后,越找不到證據,就越覺得對方在搞秘密活動,在搞陰謀詭計,就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環境越來越恐怖,就覺得這樣的人如果再讓他活下去,自己就沒法活下去了。他終于忍不住了,明著沒借口搞定你,那就來個暗中下毒手吧。

他派人拿著鋤頭連夜挖開劉恭房子的墻進入劉恭的臥室。這個劉恭也是睡得太死,人家從墻外挖進來,工程量雖然不大,但動靜還是不小的,可老哥子居然一點也沒有感覺,繼續睡他的大覺。刺客進來之后,一刀就結果了他,順利完成皇帝交給的任務。

劉聰干掉了劉恭之后,心情還沒有放松幾天,那個單太后就死翹翹了。按道理說,單太后不是他的老媽,能當這個太后,完全是因為她是老爸的大奶。可因為這個單太后硬是長得漂亮動人。劉聰也覺得老爸為什么這么有福氣,討到這么一個漂亮老婆。現在老爸死了,這么個漂亮的女人留在世上,也太浪費資源了吧?他就去找單太后,兩人一拍即合,開始了亂倫的浪漫歲月。史書上說到這件事時,描述得很簡短:“單氏姿色絕麗,聰烝焉”。你知道這個“烝”字吧,據說是專門為帥哥與長輩女性亂倫而造出來的。

后來,那個隋煬帝楊廣乘他老爹病重時,多次代替老爸行使丈夫義務時,史書上也這樣寫“烝淫母后”。劉聰和單太后這么“烝”來“烝”去,覺得幸福得很,很想繼續深入地“烝”下去。可單太后的那個兒子劉乂卻一點不感到幸福,他覺得羞得要命,最后忍不住多次批評他的老媽,不要再把這個亂倫工作開展下去了。這個單太后既不是個無恥的人,又是個渴望幸福的寡婦,一邊跟劉聰泡下去,一邊又不斷地被兒子叫停,過著羞并快樂的日子,最后羞的比重越來越多,人也就越來越憔悴,越憔悴身體就越來越差,最后一口氣接不上來,死了。史書上說是“慚恚而死”。慚愧到讓人丟掉性命的地步,可見這個慚愧的程度實在太高了。

單太后一死,他的那個皇太弟的兒子劉乂松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再不用為這事羞下去了。可另一件更嚴重的事卻又發生在他的身上。

劉聰對單太后比他老爸對單美女更有感情。這個老美女一死,他就覺得自己的生活空虛起來,就覺得心情郁悶起來。他知道單太后的死,是劉乂這個家伙不斷施加道德壓力的結果,因此對這個劉乂開始有看法,不像以前那么親熱了。雖然還沒有把他廢掉,但離這個程度也不遠了。劉聰大老婆也就是那個呼延皇后看到這個情況,知道為兒子討便宜的時機已經來臨,就在一個黑暗的晚上對劉聰說:“兒子繼承老爸的位子,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你繼承了你老爸的這個位子,接下來應當是你兒子繼承你的位子,跟劉乂一點關系也沒有,為什么要來個皇太弟?你翻開歷史教材,有過皇太弟這樣的稱號么?要是有,也只是晉國才有。可晉國算什么?他們是我們的敵人啊。你要是讓皇太弟繼承了,以后我們的兒子肯定都死光光。要是那時都死光光,你不如不生下這些兒子啊。堂堂一個皇帝,兒子是生來讓人家殺的,我就不知道說什么了。”劉聰一聽,在黑暗中哼了一聲,說:“你說得不錯。不過,這事得慢慢來。”

呼延氏看到自己的說辭已把劉聰打動了,知道離最后勝利只差那么一點點,馬上又說:“現在咱的兒子一天天地長大,一天天地乖起來。皇太弟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他肯定會時時刻刻想著謀害咱們的兒子。你要是不趕快下決心,咱的兒子可就危險了。”

劉聰雖然不說話,但覺得這話很對頭。

很多人都看到劉乂的危險已經來臨。

劉乂的舅舅找到劉乂,流著淚對這個外甥說:“大家都已經看得出來了。老大已經有把位子傳給他兒子劉粲的強烈愿望。偶看你最好在老大沒有發作之前,主動辭去皇太弟的職務。你只有丟掉這個職務,你才有好日子過啊。”

對劉乂來說,這話很正確。

可劉乂卻聽不進去,說:“七月事件,老大本來是讓偶當皇帝的,是偶主動發揚風格,一定要他當,他才當的。誰說哥哥傳給弟弟的事是違法的?偶不相信老大會有別的想法。只是你們沒事做,把很多事情越想越復雜。其實這事一點不復雜。”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覺得這事一點不復雜,后來的結局可想而知了。

晉漢兩個敵對集團的高層雖然都在發生著流血事件,但雙方的高層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晉國這邊的大權掌握在司馬越這個自私而沒有水平的家伙手里,注意力全集中在對付內部的政敵上,不斷地制造并擴大人民內部矛盾,對敢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進行無情打擊,堅決報復,而對外敵卻無計可施。漢國的大權卻緊緊地握在劉聰手里,動亂平息之后,能迅速穩定局面,而且不影響那幾個帶兵的將領,能讓他們繼續打開局面,天天為大漢帝國版圖的擴大英勇奮斗。石勒這時已經戰果累累,即使在大瘟疫流行,戰斗減員達到半數而且軍糧短缺的情況下,還是能夠攻占江夏。在休整一個多月之后,于永嘉五年二月,繼續開展軍事行動,連陷晉國的新蔡、許昌,斬了晉國的兩個親王。

司馬越的日子越來越不景氣。

這家伙繼續奉行他的老政策,老覺得那個茍晞腦后有反骨,再加上那個河南尹潘滔、尚書劉望等幾個善于做挑撥離間工作的家伙不斷地在他耳邊說茍晞不三不四的話,讓他越來越想把老茍搞定。可現在的老茍不是憤青時的老茍,而是有槍有兵的老茍,并且又是個能打硬仗,以殺人為樂的老茍,要擺平這樣的老茍容易么?幾個人除了在嘴里和心里罵茍晞該死之外,卻想不出如何讓他該死的辦法來。

茍晞是什么人?也知道司馬越他們在認真研究搞定他的事,知道再不下手,自己可就遭殃了。這哥們對付老百姓雖然動不動就大刀闊斧,像李逵一樣,排頭砍去,活脫脫一個殺人狂,好像是個魯莽系列中人,可在對司馬越這幫人時,卻很注意其合法性。他上書中央,要求交出潘滔,而且不是全部交出,只交出一部分,這一部分就是那顆腦袋。然后打出公告:司馬越是什么東西?是一個使國家大亂的反動分子。老子從現在開始高舉打倒司馬越集團的偉大旗幟。不打倒司馬越,絕不收兵!向各州發出倒越倡議。

茍晞的倡議最先的擁護者就是司馬熾。司馬熾早就對司馬越的獨裁有很大的意見,而且連那個何倫現在也囂張得很,仗著手中的槍桿子,仗著是司馬越的死黨,在首都城里為所欲為,不但連三公的財產都敢沒收,就連長得好看點的公主他居然也要泡一下。你想想,做到這個分上,估計連司馬衷也會憤怒起來。

司馬熾看到茍晞公然高舉倒越的旗幟,心里當然高興,有了這么一個實力派大員出面,還怕什么司馬越?他寫信給茍晞,要求茍晞討伐司馬越,讓茍晞的倒越運動合法化。

司馬越聽說司馬熾和茍晞的使者往來頻繁,就懷疑兩人已經勾結上了,派巡邏隊洛陽、成皋一帶設卡盤查,沒幾天果然查到司馬熾給茍晞的密詔。不用說,你就知道他一看到這個密詔的生氣程度。他馬上公布茍晞的罪狀,任命從事中郎楊瑁為兗州刺史,讓他跟徐州刺史裴盾一起共同完成搞定茍晞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司馬越和茍晞這兩個曾經最親密的戰友,就這樣徹底攤牌。

不過,茍晞一點不把楊瑁和裴盾放在眼,而是派出騎兵部隊,沖進首都,執行抓捕潘滔的任務。潘滔不知從哪個渠道得到情報,連夜摸黑逃跑,這才逃得性命。最后,抓捕行動小組只抓到司馬越另外兩個死黨,一個是尚書劉曾,一個是侍中程延,處理結果是“斬之”。

司馬越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只是發呆。這家伙雖然參加多次政變,是個資深的政變工作者,可也是個心理素質欠佳的人,以前雖然幾次跟人家PK,也是事前大喊大叫,好像底氣最足,可前方稍一失利,老哥子就跑得比誰都快。這一次看到茍晞發難,而且手下沒一個是他的對手,時時刻刻擔心茍晞的部隊打過來,讓他變成“屠伯”刀下鬼。這種心情在胸口連續悶了幾天,整個肉體就吃不消了。他覺得自己這回真的活不下去了,就把王衍找來,把這輩子最后的話跟這個老帥哥講一講,要老帥哥去完成他未竟的事業。當然,他未竟的事業到底是什么,連他也說不清楚。

不久,也就是這年的三月十九日,司馬越在項縣兩腿一蹬,雙眼一閉,走完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步,同時也走完了“八王”之亂的最后一步。至此,歷史上著名的八王之亂,就在他們創造的亂世中徹底終結。

喜歡《說晉天下2》嗎?喜歡昊天牧云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醉梦小说网